当先位置: 主页 > 画家动态 >


画家动态
醉心翰墨写丹青-赏析评论

时间:2014-04-22 13:51     来源:    作者:

少年多梦的我,生活在鲁南农村,由于诚实勤学,故讨人喜欢。初学书法,大约五岁左右。记得那年除夕的上午,父亲正在客厅里写春联,因为房间小,春联多,所以满屋子都是红纸,甚为壮观。我悄悄地走进父亲身后,默默地看着他认真的写字。一张又一张,一副又一副,令人惊叹。尤其那神奇而听话的毛笔,忽上忽下,忽左忽右,时而方,时而圆,时而拙,时而雅,简直令人着迷。趁父亲喝茶的机会,我也不知天高地厚的拿起毛笔,斗胆照猫画虎写了一个“福”字。自认为这幅“处女作”感觉良好,便拿给父亲看,谁知竟得到了他的当场赞许。兴奋之余,暗下决心,将来一定要成为一个名副其实的书法家。此后,父亲常常带回大量的报纸或废纸,以便我学书练字之用。颜柳楷书,汉隶行草,长年累月,无日间断。就连没有纸的时候,我也蘸水在地板或水泥台上练习。寒来暑往,已成惯例。

提起学书的经历,父亲的春联,母亲的剪纸,奶奶的童谣,姑姑的故事,均潜移默化地为我幼小的心里注入了艺术灵气,催我奋进,励我执著。诚然,书法的启蒙老师的亲切教导,以及贺敬之、启功、乔羽、娄师白、刘艺、于志学、胡抗美、赵铁信等诸位名家的扶持与厚爱,给予我无穷的动力和源泉,令我铭心,终生受益。

要说最难忘的是什么?当属母亲的眼泪。那是我上小学五年级的时候,从报纸和电台上得知,我们家乡拟举办全市青少年书法大展赛,“养兵千日”的我,终于盼来了“用兵一时”。当时父亲工作在外,我向母亲要了10块钱,骑车到镇里新华书店买了二十张宣纸和一瓶书画墨汁。回来后,不顾疲劳就“创作”起来。由于我没掌握好宣纸的习性,不是墨多了,就是墨少了,虽“成绩”颇丰,但满意之作甚微。写一张不行,干脆撕了,两张、三张乃至十多张都成了废品。正在失望之际,我隐隐约约地听到了轻微的哭泣声由远及近,由弱至强。转眼看去,顿时我愣了大半天,没有说出话来。究其原因,原来是母亲看到她卖鸡蛋的钱,顷刻间变成了张张废纸,不由自主地心疼起来。我失宠的泪水夺眶而出,其印象刻骨铭心。不多久,我的书作喜获三等奖,并被《大众日报》刊发。在了却心愿的同时,更坚定了学艺的信心。后来,我的书画作品还相继在《光明日报》、《中国文化报》、《中国艺术报》、《中国书画报》、台湾《中国美术》等海内外文艺报刊发表。

俗话说:精耕自由丰收日,时光不负苦心人。随着一部部书画专集的问世,一本本荣誉证书的获得,一幅幅名家题贺的鼓励,永不知满足的我,面对未来,会更加虔诚,更加勤奋,更加忘我。在感谢书法给我带来人生的快乐与幸福之余,特赋诗一首《画室随想》留念:清风云海开砚池,竹影琴声化情丝。把酒再来邀明月,挥毫即兴诵古诗。

作者简介:

姚三石,山东枣庄人。研究生学历,中国民革党员。现任中国水墨艺术研究院副秘书长、民革枣庄中山书画院院长、薛城区政协副主席、区文联主席。

系中国大众文化学会常务理事、中国国画家协会理事、中国楹联学会书法艺委会委员、中华诗词学会会员、中国收藏家协会会员、国际文人画家总会荣誉理事、台湾中国美协荣誉理事、山东省美协会员、山东省书协会员、山东青年书协理事、枣庄市政协委员、民革枣庄市委委员、市工艺美协副主席。先后就读于省委党校、清华大学美术学院。著有《姚三石诗书画集》等著作10余部。